自动注册 最快注册 登录地址
当前位置:欧亿平台-欧亿平台注册_欧亿平台登录_欧亿平台官网 > 常见问题 > 谷俊山被曝曾威胁总后部长:别挡我的道
201811/11

谷俊山被曝曾威胁总后部长:别挡我的道

  2014年3月31日傍晚,新华社发布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案件的最新进展:当日,总政军事检察院以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滥用职权犯罪四项罪名向军事法院提起公诉。此系案件沉寂两年有余之后,大陆官方首次发布这位总后高官的涉案信息。

  2012年2月,解放军总后副部长谷俊山中将的名字从国防部官网消失后,有消息称,谷因贪腐案而被军纪委调查。2013年底,谷俊山的贪腐案情陆续在大陆媒体曝光,但旋即又悄无声息。

  接近北京总后高层的消息人士接受《凤凰周刊》记者独家采访时披露,谷俊山最后涉案300多亿元,谷贪污受贿达6个多亿。“可能是中共有史以来最大的贪腐案,也是解放军历史上最大腐败案。”但查办谷案延宕两年有余,殊为不易。谷俊山背后的各种军内势力拉帮结派、盘根错节,迟滞了办案进程。此案近日得以提起公诉,系因谷的后台之一的X某突然失势被查,“X某及其老婆、女儿、秘书半月前被抓,分押各处,官方称监视居住,协助调查。”

  此前,已有大陆媒体报道,军方办案人员从谷的河南濮阳老家查抄出大量金银财宝、特供茅台、虎皮、象牙。在北京,谷还有多处会所别墅,与谷有涉的一名知名军旅歌手亦已被关押至江西某处。

  谷案也被普遍认为是中共十八大后军队反腐第一大案。有军内人士称,此案牵涉广泛,解放军总部机关、海、空军和二炮等单位已有40余军官接受审查,由谷俊山案件引发的震荡还将持续很长一段时间。

  “谷俊山坐大至今,因为背后有靠山支撑。”上述消息人士称,其背后X、Y、Z等势力曾数度力保谷过关,而围绕后者的反腐大幕或方拉开,未来一段时间内,各种力量的博弈将在台前幕后渐次登场。

  “房叔”的灰暗印记

  北京万寿路一带,早年是水网河田的乡村,中共建政后,这里逐渐聚集了诸多解放军总部机关办公场所和国防企业。从万寿路路口向南不到500米右转,进入太平路,就分别可见总后后勤学院、军交监理部、营房土地管理局、设计院等军队单位。太平路22号,是总后设计院所在地,解放军全军营房管理办等多个部门也在里面办公。

  1月22日,谷俊山的秘书、50岁的乔希君在外逃多月后投案自首。乔希君为大校军衔,正师级军官。2012年2月,谷俊山被双规后,乔闻风而逃,公安部将其列为A级通缉犯,抓捕乔的悬赏金额为5万元人民币。

  通缉令上登记的乔希君地址就是总后设计院。《凤凰周刊》记者获悉,该院内也有谷俊山的一处隐秘会所。从总后设计院出来,斜插几步便是谷俊山曾经办公的总后大院。熟悉总后的军内人士称,谷俊山当年刚进北京时就住在此地,之后尽管拥有多处住宅会所,但谷仍常住该院内。

  总后设计院原属谷俊山分管部门,一位曾到过谷俊山会所的知情人士向记者描述:“谷的住宅在设计院内一个角落,原址是一个假山花园。为了不引人注意,设计者在通往谷俊山住处的外围和小路两侧种上碗口粗的竹子,生性喜温湿的竹子原本不适合北方水土,设计者特意在竹林下铺设了热力管道,以便竹子生长。高大的竹林将谷俊山的住宅遮得严严实实,若不是有人引路,外面很难发现这里还有住所。”

  竹林深处的住宅旁边是一座礼堂式样的会所,两者相连,谷案发后,住宅和会所已被办案人员查抄。这仅是谷俊山在京城众多房产的一处,“总后揭发(谷持有)300多套(房产),专案组最后落实的是60多套。”上述知情人士称,北京紫竹院公园附近谷的一处会所位置优越,环境幽雅,院落外观呈现古、现代混合风格。仅在京城,谷俊山持有这样的会所不止一处,对外以将军府或将军俱乐部相称。

  谷俊山被拘押后,京城多处涉案的在建或已建军产处境尴尬。其中,总后设计院门口附近,有栋不高的小楼,现场只搭了框架,外墙和内饰都尚未动工。知情人士称,谷俊山曾计划将这里作为总后的宾馆对外出租,但从开工到现在,都没有地方部门的规划审批手续,现在“没人知道下步该怎么办,做什么用。”总后设计院内的一位军官如是说。

  军中震荡波

  到2010年为止,谷俊山由河南濮阳军分区军中小吏爬升至总后副部长、大区副职高位,统管全军营房基建等事务,让他“翻船”的是一次军内的例行审计。

  2011年初,解放军审计署在对某大单位营房基建和土管部门的审计中,发现某大区级的营房局长A在该工程项目中涉嫌贪污,军队纪检人员带走A后,很快牵出行贿人港商B,此人供述出谷俊山。

  总后党委随即介入调查,逐步发现涉案资金不断增多,旋即向军委领导人作了谷案的专题汇报,由解放军军纪委组成专案组展开调查。在专案组成立后,向军内高级领导以及涉案的各军兵种、军区三次通报中,每次贪腐和数字内容都有增加。有知情人士向《凤凰周刊》记者透露,“谷俊山涉案案值300亿元,谷贪污受贿有6个亿。”这一贪腐数值可能在解放军有史以来未见。

  谷俊山军队内外关系错综复杂,其在濮阳老家的亲朋好友从事涉及后勤营房装具等军品生产经营的案情陆续被发现,他的秘书乔希君、谷的弟弟“谷三”、妻舅张涛等人相继归案,谷氏5个兄弟姐妹中现已有3人被抓。

  更大震荡还在军队系统蔓延。由于谷俊山职权所管辖的事项较多,涉案人员亦在军中分布广泛。目前已知总参、总装、总后和海军、空军和二炮部队等不少中高级军官涉案被查。有军内消息称,已有40余人被问责,部分与谷俊山有利益输送的高级军官被停职反省,涉案者则一律由军纪委查办处理。

  某位曾在二炮部队任职的军官透露,某部副军职少将C,其女婿在总部担任要职,藉河南老乡关系,与谷俊山相熟已久。谷出事后,少将C的女婿亦被办案人员带走,目前该少将已被双规。

  一位军方人士称,原本C已获升职令,准备赴二炮后勤部担任副部长,不料因谷俊山案牵连,成为二炮部队组建以来查处的级别最高的贪腐军官。

  谷俊山案件在解放军中呈现多米诺骨牌效应,《凤凰周刊》记者陆续接触到总后基建营房系统的军官,谈及谷案,大多回避。有军内人士称,空军某部技术局政委D为了提拔通过谷俊山送礼,谷事发后,D很快被纪委带走,与其熟悉的某地方企业老板也被抓捕。

  有了解谷俊山案的空军人士向《凤凰周刊》记者介绍,空军也有多人接受调查。但由于案件尚在侦查、审理阶段,大部分涉案军官都只是协助调查,并未定性。据该人士解析,这些被带走的军官或可分两类:一类是因公事向谷俊山行贿,如部队的营房建设项目的审批被谷俊山卡住索贿,不得不向其行贿,而本人在其中并未谋取私利;另一类是本人也参与不法利益输送的。

  此前,海外互联网上流传以空军34师“西郊机场某部几位专机工作人员”名义的一封公开举报信,揭露谷俊山案所涉军中黑幕。有军方人士称,34师已经在第一时间辟谣,称该公开信并非该师人员所写。该人士分析认为,公开信或出自军中对谷俊山腐败不满的人,结合尽人皆知的一些腐败情节,再掺杂其他内容后整合而成。

  有军队官员说到谷俊山时颇为不屑,从内心并不认为其算得上是真正的军人,而是称其为商人或是“招待所长”。

  至于谷俊山案件处理的后续,另有知情人士分析,谷俊山案审理、定性之后,如无意外,必定会给公众一个交代。不过,因涉军事保密需要,军检公诉、军事法院审理的案件多不公开审理,以谷案之复杂,从公诉到结案还需时日。

  “终于有人敢动谷俊山”

  了解谷俊山底细的军官称,2001年,谷俊山刚入京任职总后基建营房部办公室主任、营房土地管理局局长,在机关唯唯诺诺,处处小心。

  谷俊山到总后不久,担任武警总部副政委的刘源平调至总后任副政委,成为谷俊山的上级。但刘源不久又升任军科院政委,到2010年刘源以正职上将之衔回到总后任政委时,谷俊山也已升任总后副部长,成为总后党委班子成员。

  “在总后机关,上上下下,人人都知道谷俊山上面有靠山,不止X,还有Y、Z等,特别是前者更像是谷俊山的世纪伯乐。”接近总后高层的北京知情人士告诉《凤凰周刊》记者,上世纪90年代后期,谷俊山在濮阳军分区后勤时获X赏识,由此改变转业地方的命运。X主管军队干部工作多年,是全军赫赫有名的实权派人物之一,谷多年快速提升,所向披靡,与其关系如影随形。随着职务的提升,谷俊山也日渐跋扈。

  2011年,专案组在对谷俊山调查期间,有军内传闻称,谷俊山对总后某部长说“别看你是军委委员,总后部长,我让你离开,你就得离开,你别挡我的道,我也不挡你的道。”一位接近军队高层的人士称“谷俊山甚至告诉刘源,‘我下一个职务是总参第一副总长,上将。4个中央委员中,也将有我一个,你不挡我的道,我也不挡你的道’”。

  这些传闻难与当事人对证,但2011年12月28日,总后的一次军以上领导干部的会议上,刘源发表讲话称,在总后系统,腐败“非常严重”、“随处可见”、“触手可及”。“这已经涉及到共产党和解放军的生死存亡,我宁死也不会放手。”“我就不信没有王法了,我宁可丢乌纱帽,也要跟腐败作你死我活的斗争!”此番讲话后在网络上广泛传播。

  一位知情军官告诉记者,当时,谷俊山与刘源同坐大会主席台。刘虽没点名,但台下高级军官们心知肚明,“终于有人敢动谷俊山了。”刘源的这番内部讲话,后流传海内外网络。海外有媒体以中国将军反腐为题报道此事。

  北京知情人士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在初步查明谷俊山涉嫌违法违纪的重大线索后,总后机关党委专门就谷俊山违纪案向原军委主席胡锦涛、副主席习近平作专题汇报。此后,谷俊山案件由军纪委专案组接手。

  “刀刀见血”

  接近总后高层的知情人士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在查办谷俊山过程中,“军中的某些势力一直试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最初,谷俊山被举报在上文所述的军队营房工程中受贿400万元,为了洗白自己,“谷俊山串通港商B作伪证,让B找到办案人员退赃,并称此案跟谷无关。”北京知情人士披露,此法无效后,“谷又托人告诉港商B,‘向办案人员承认是你自己收了400万,跟别人没关系’,谷还向该港商承诺以后还会多关照他。不久,谷令其妹夫拿着400万现金和军纪委的退赃账号,交给港商B,让其退款了事。”

  “港商分两次把钱汇给军纪委后,做全了谷俊山没有贪污受贿的证据链。”办案人员准备结案,但总后前期案件侦查人员找到港商B,得悉此事原为谷俊山指使,并将此信息反馈给军纪委专案组。上述知情人士称,港商B竟能拿到军纪委账号、专案组人员的私人电话,令办案人员惊诧不已。

  2014年1月中旬,海外网站上一封化名为“甄情达”的举报信曾详细描述了在查办谷俊山案时诸多曲折的细节。一位接近核心信息源的高级军官分析称,“信件提供者绝非一般人”,因为“不仅里面涉及谷俊山案的一些细节,包括最近一月军队腐败的具体人和事,非军内人士不可能知道得这么详细。最为关键的是,举报信所说的内容,大量与军内相关单位给军委报告中说的内容高度一致,甚至连原句都有照抄的。”

  专案组调查谷俊山一案中,发现上海新江湾机场大宗军用土地出让过程中涉嫌营私舞弊,房地产商陈某向谷俊山巨额行贿。此事进入调查程序不久,陈某突然逃至加拿大,专案组被迫中断有关此线索的追踪,公安部为此发布国际通缉令。作为谷俊山的关键行贿人,陈某脱逃时谷俊山已被双规,军方人士分析,由此可见,谷俊山失去自由期间仍能与外界通报消息,活动能量惊人。

  知情人士透露,专案组还发现谷俊山在被调查期间重金收买黑社会杀手,筹备刺杀一位高级将领。谷俊山不仅向杀手提供了该将领在颐和园附近的详细住址和生活规律,还帮助准备了作案工具。指示杀手,待该将领的专车到住宅门鸣一声喇叭,住所门开后即可动手。“反腐不简单,可以说刀刀见血。”不过这一说法目前尚未获得印证。

  上述知情人士称,对谷俊山案的查办获得前后两任军委主席的全力支持。总后廖锡龙部长和刘源政委曾多次向习近平主席面汇案情,习近平在相关部门的呈批件上亦有十多次批示。中共十八大后,谷俊山案的查办渐趋明朗。2012年1月19日,困境中的谷俊山如常出入总后机关,他还参加了河南濮阳籍在京领导人新春团拜会。

  半个多月后,谷被军纪委正式羁押。

  谷俊山经营术

  谷俊山过去十多年的仕途顺风顺水,从正军少将到大区副职中将,谷只用了两年多时间。谷俊山的战友透露,谷俊山早年在河南濮阳军分区分管三产时任军分区后勤部供应科科长,当时还是个副营职军官,为了顺利晋级,谷俊山不惜借高利贷送礼买官,最后当上军分区后勤部部长。“谷的人生哲学,只要有钱,没有办不成的事,几乎都可以做到路路通。”

  谷俊山的“经营才能”在上世纪80年代已有发挥,他任职的濮阳军分区早年与中原油田合作办第三产业,倒卖油品等各类紧缺物资。谷俊山利用军职在各类贸易中非法逃税。一位曾在国税部门任职的政府人士告诉记者:“当时谷俊山负责的项目需缴纳500万税赋,时任濮阳市国税局上门催其缴税,谷俊山回复‘你可以找我们司令,也可以找市委书记、市长,但我可以明确告诉你,要钱没有,要血有几盆,给你几盆。’”。

  谷俊山的老家在河南濮阳华龙区东白仓村,谷俊山出任总后副部长后,其亲属在河南当地,利用谷的职务牟利,这些报道去年已见诸多家媒体。《凤凰周刊》记者跟踪谷俊山案时调查发现,濮阳市区、街道领导提及谷俊山名字时隐晦难言。谷俊山的弟弟谷献军还是华龙区人大代表,在专案组将其列为网上追逃对象后,当地人大仍未将其罢免。而东白仓村村民直到谷家被抄,才敢公开议论此案。

  “谷俊山老家抄出的1800多箱茅台原份酒,有100年陈,有50年,有15年的,还有11张东北虎虎皮,几十根非洲象牙,这些东西都是谷俊山不要的东西,在北京会所住宅放不下,才派人放在老家藏匿。”一接近专案组的人士告诉记者,“办案人员起初搞不清谷俊山财物藏匿何处,后来由为谷俊山豪宅服务的当地人带领,才从别墅墙基等处挖出大量赃物,仅黄金就足有400公斤。”

  知情人士称,谷俊山不仅在老家藏匿大金船、纯金毛泽东像等物,还用受贿所得金条铸造了三尊几十公斤重的金佛,放在北京会所,其中两尊已送出。在受贿后期,谷不收金条而只要金粉。谷俊山在总后勤部基建营房部任职期间,多次在营房基建项目上索贿。如某军队歌舞团向总后申请扩建歌舞团的排练厅和排练楼,预算为8000千万元,谷俊山下拨资金1.9亿元,同时向该歌舞团基建负责人索要500万现金和5公斤黄金。

  “谷俊山后来都要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北京消息人士称,谷还充当掮客,专案组调查出不少军官找谷俊山“跑官”,在谷案发后,这些人也悉数落马。

  谷俊山向下敛财之余也时时向上进贡。一知情人士称,谷送礼方式是“准备一辆12缸的奔驰600,里面放上上百公斤的金条,车钥匙直接给送礼对象。”谷还善于公关高级军官的亲友,“谷得知其主要靠山X对女儿十分怜爱,就一次送了几套豪宅给他女儿”。

  谷俊山令人吃惊的升迁和贪腐记录,源于他在军队内部已经打造上下勾连的关系网,军内对高级干部的各项监督制度在这类网络下几近失效。接近谷俊山的人士称,谷初中毕业,发言稿都需秘书执笔,他还提前关照秘书勿用生僻字,以免他念错。但他的档案学历上先是填着空军第二技校毕业,后改成河南濮阳教育学院毕业,再后来又改为中专、大专、在读研究生,直到成为教授、博士生导师。而他的出生日期由1952年先后三次改动至1956年,立功经历也连改5次,增加了4个三等功。谷为父亲雨花台烈士身份造假,此前已被媒体广泛报道。《凤凰周刊》记者1年多前曾找濮阳市华龙区等部门核实其为父亲办理烈士身份的细节:谷俊山亲自打电话给河南和濮阳市民政系统落实此事,并在濮阳为其父修建了烈士墓,修书立传。但雨花台烈士多为1949前牺牲的,谷俊山的履历生辰为1954年。

  军内传言,谷俊山在总后的几次升迁,特别是出任总后营房部部长之时,廖锡龙和刘源等人都不同意,但在军内更高层的干预下,谷俊山顺利升迁。这一传闻真实性目前已不可考,但谷被公诉前半月,其军中靠山X及其家人、秘书均被专案组带走调查的消息,至本刊截稿时仍未见官方证伪。

  了解案情进展的人士还透露,在移交司法候审的日子里,关押中的谷俊山有段时间每天都会“哭上好几个小时”。


文章作者:佚名
本文地址:
版权所有 © 未注明“转载”的博文一律为原创,转载时必须以链接形式注明作者和原始出处!
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您可以推荐给你的朋友哦!

◇◇上一篇:按压手部穴位能祛病健身 下一篇:没有了 ◇◇

发表评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来看看其他人说了些什么?-----------------------------------------------------------------> 进入详细评论页